【ASL】三兄弟交换身体的故事 01

革命军参谋长突变半裸暴躁老哥

兄弟一觉睡醒起来把我叫做菠萝

关于草帽一伙船长突然有时尚品味这件事


恐怖三桅帆船事件后、香波地群岛前

黑胡子不存在的美好世界,因此D兄弟未曾在阿拉巴斯坦碰面


原文:Being together we are stronger than ever

作者:starryyah

已授权


短篇,原文已完结



——

多亏嗜睡症,在陌生的地方醒来对于艾斯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刚刚苏醒的大脑总是有些昏沉,然后和往常一样,片刻过后他便会意识到自己又在老地方睡着了。


这次却不一样。


艾斯眨了眨眼,搓去眼角的睡意。身体有些违和,除去不恰当的睡姿外,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整齐的房间内完全没有生活气息。艾斯正坐在书桌前,桌面上的纸张能看到隐隐约约的口水印。除去书桌外,只有少数的家具,没有看到什么私人物品。书架之中塞着满满当当的书本,衣柜则是嵌入式,除此之唯二能看到的物品只有床头悬挂着的黑色礼帽以及蓝色护目镜。


艾斯的视线在礼帽上停留片刻,接着他从椅子上站起。虽然身处陌生的地方,艾斯却没有感到不安,起码他没有被绑起来或者关在监狱里。


无视桌面上的文件,艾斯径直来到衣柜面前,完全没有想过通过阅览文件获取一些自己身在何处的信息。在他的思维中,从衣着习惯判断他的绑架者比费力看文件更快捷。打开柜门的一瞬间,艾斯流出几滴冷汗。他不是个懂得时尚的家伙,抛弃穿上衣的艾斯是个光膀子主义奉行者,他有的裤子也不超过三条。但房间的主人比他更夸张。


衣柜里有五条款式一样,颜色只略有不同,以深蓝或者黑色为主调的宽松长裤;以及7、8件蓝色、深浅不一的衬衫;除此之外就是两条洁白的领结以及一双长靴。艾斯低头才发现自己正穿着和衣柜中同样的裤子以及靴子,上半身则是天蓝色的衬衫和白色领结。 


他才不会穿这种鬼东西。


艾斯下一秒便脱掉上身的衣物。抓住他的人看来是个喜欢换装play的变态。他在脑中整理好下一步的行动,首先找到自己的衣服、吃饱喝足再回到莫比迪克,至于先做哪件事就随机应变吧。


离开房间后,出现在艾斯面前的是一条狭长的走廊。闻到食物的香气,艾斯的身体半自动地移动起来。途中遇到的人陆陆续续投来担忧的目光,也没人阻止艾斯,一心向着食物的他自然也没有搭理周围人。


片刻过头,艾斯就抵达了看起来是餐厅的地方。和走廊一样,里面的人不多,但他们的视线也同样停留在艾斯身上。 


“额…参谋长?”厨师的眼神也很奇怪。“为什么您没穿衣服?”


艾斯队中的海贼们总是把他叫做队长,参谋长又是什么个玩意? 艾斯无视对方的问题,指了指面前看起来就无比美味的肋眼牛排。


“我要那个,”厨师惊讶地挑眉,艾斯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失礼,于是他补充道,“拜托了。”


男人转过身咕哝了几句什么‘打赌要输了’还有‘现在的年轻人啊’之类的话,把艾斯先前要求的牛排和几片三明治端了出来。艾斯翻了个白眼,就这点怎么吃得饱,又抓起一筐水果。再一次无视周围人的关注后,艾斯坐在餐桌前开始大快朵颐。


味道还不错,虽然比不上萨奇的料理。沉迷于进食的艾斯没有注意到身后女性急促的脚步声。身边另一名似乎明白状况的男性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惋惜。“克尔拉来了,你这次又做了什么?”


一名女性停在艾斯面前。她拥有一头橘色的短发和黑色的双眼,和餐厅中大部分人一样。她也戴着和先前艾斯在房间里醒来时,见到的相似的帽子和护目镜,莫非是什么流行趋势?还是说他被‘帽子和眼镜海贼团’绑架了? 


女性一巴掌扇在艾斯的手腕上,打断他的思绪,接着开始大吼起来。“你又惹祸了?!”


艾斯向她投去一个懒得你的眼神,扭动手腕想要挣脱,但她直接凑到他耳边吼得更厉害了。


“萨博!”


艾斯的身体僵在原地。

 

 

——

虽然身为一群年轻的海贼,草帽海贼团的大部分人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其中一些成员,比如娜美和罗宾已经习惯在夜晚保持警惕,索隆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盹、所以晚上的时候反而醒着。而对经历过漫长孤独的布鲁克来说,要保持规矩作息反而是一件难事。活力满满的路飞也不会整天躺在床上。


山治的作息时间很严格,身为一伙的厨师,他必须在有人起床前准备完毕才行。


清晨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到厨房冲泡一杯咖啡帮助冲淡睡意,接着又为昨晚负责守夜的罗宾也冲泡了一杯。听到脚步声后,山治开始寻找茶杯,或许是布鲁克。


他错了。走进厨房的是没有戴着草帽的路飞。更奇怪的是,路飞穿着山治的衬衫还有乌索普的裤子。山治甚至懒得抱怨衬衫被偷走一件事,只把面前的景象当做了一时的幻觉。


但路飞的幻觉却没有消失。取而代之,他用深思熟虑的表情打量着山治,那样的表情和路飞完全不像。


“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吃惊,”路飞用轻柔又正式的语气说着。“事情有些不妙。” 


山治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在他编织好语言前路飞又一次开口。


“你本人和通缉令的照片完全不像,但你应该就是黑足山治。我在男生房间的储物柜上看见了你的名字。抱歉没得到允许就借用了你的衬衫,但这个身体主人的穿衣风格完全不和我的品味。”路飞轻轻鞠了一个躬。


厨子小心翼翼地放下茶杯,接着缓慢接近路飞。他抓住路飞的手臂,引导路飞坐在椅子上。


“深呼吸,别走。我去找乔巴。”


路飞做了个和平时嘟嘴完全不同的烦恼表情。山治飞奔到男生卧室,几乎是惨叫出来。 “乔巴!路飞出事了,赶快!”


驯鹿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同时睁眼的索隆一瞬间握住剑身,其余的人也在2分钟内清醒过来。没人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拿起各自的武器冲出房间,来到女生寝室门前想要唤醒娜美。


山治和乔巴头两个抵达厨房,见到目前的景象两人都停下脚步。


路飞举着一把小刀正对罗宾,脸上的表情就像在面对一名惹怒他的敌人。而罗宾则利用果实能力在厨房中开花出无数手臂压制着路飞。


“你是谁?”她用冰冷的语气质问着。


“妮可·罗宾,”路飞的声音中没有往常呼唤伙伴们的温暖,“我不是自愿出现在这里的,如果不是你们的所作所为那么我们只能合作,才能让你们的船长回来。”


其余人都僵在原地时,索隆开口,“回答她的问题,你是谁?”


“海贼猎人,罗罗诺亚··索隆,”不是路飞的某人看向一伙,“除去你们的船长和我本来的身体,其余的一伙都在这里。那么唯一的解释只有草帽路飞正在我的身体里,希望交换前我没有离开基地。”


“基地?你是海军?”索隆握紧和道一文字的力道加深。


不是路飞的某人发出一声对听惯路飞声音的一伙来说有些违和的笑声。“海军?不可能。我是革命军的一员。”


所有人都因为诧异瞪大眼睛,接着乌索普轻声问道,“路飞的老爸?”


“所以你是我们的同伴?”娜美好奇地问道。


这一次不是路飞的家伙挤出一个有些沉重的笑容。“不是,革命军是自由的。虽然你们在司法岛的行径在我的同事们之中大受好评。”

 

“那么…”罗宾再一次提出原本的疑问,“你到底是谁,革命军先生?”

 

这一次他终于放下小刀,罗宾也顺势解开束缚。接着他面向草帽一伙鞠了个躬,“我是萨博,革命军的一员。”

 

“最近才被提拔为二把手,”罗宾帮萨博补充了他未说出口的情报。

 

“果然你是个消息灵通的人,我们已经找你很久了,我想你应该有兴趣加入。”

 

“多谢,不用。我已经找到了应该待的地方。”

 

“话说,”乌索普的脸有些惨白,“别鞠躬,也不要说话那么礼貌,看到路飞的身体做出那种事超奇怪。”

 

萨博翻了个白眼,海贼真是单纯的生物。“我能借一只电话虫吗?尽早解决对我们都好。”

 

一想到路飞在陌生的身体和陌生的地方醒来会惹出什么麻烦,一伙的海贼都有些瑟瑟发抖。

 

“这边,赶快!”娜美满脸惊慌地招呼着萨博。

 

“路飞或许还没醒,还有救…”乌索普带着半分自我安慰的意味说道。

 

虽然还有疑惑和不信任,一伙还是跟上了娜美和占据船长身体的不速之客。

 

幸好萨博有记住重要联络人和组织的电话。他拨打龙的号码,静静等待对方接起电话。

 

“哪位?”

 

 

——

克尔拉从没有在相处多年的伙伴身上看到如此愤怒的表情,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只是和往常一样训斥几句后萨博却突然表现得像一只野兽。

 

几名男人不得不按住萨博阻止他再一次向克尔拉发起攻击。因为先前的惊吓,她的呼吸还有些急促。

 

“什…?怎么回事?”

 

“你居然敢说出那个名字,臭女人?!”

 

克尔拉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只是提了萨博的名字…臭女人?萨博有说过脏话吗?还是对自己?

 

贝蒂口中的香烟因为惊讶落下,她缓缓走到克尔拉身边。“你对他说了什么,克尔拉?”

  

“我不知道!”克尔拉感到眼角涌出一股酸意。“萨博君从没对我用过这样的语气,就连被我恶作剧的时候也…”

 

“不许叫那个名字!”萨博的态度用狂犬来形容也不为过。

 

作为按住萨博的其中一人,哈克不得已用上更强的力道。“你这个样子完全没有法沟通,她只是叫了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他咆哮着,怒火又一次燃烧。“你的臭嘴居然说出了萨博的名字!”

 

克尔拉皱了皱眉,原本压抑的悲哀转变为愤怒。“哈?干嘛?你比我们更高尚,连叫名字都不行?!”

 

“绑架犯不要自以为是!你居然还敢提起我死去的兄弟!你是政府的走狗吗?!”

 

周围的革命军僵在原地,吃惊的哈克和众人甚至松开了束缚萨博的手臂。克尔拉眨了眨眼,面前的萨博看起来下一秒就打算把周围人的烧成灰。

 

“政府?绑架?死去的兄弟?萨…”她摇了摇头,为了不让状况继续恶化不再提起萨博的名字。“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原本在自己的船上,一醒来就到了这里。你这家伙又不停叫着萨博的名字…没有人可以玷污我兄弟的名字!”

 

整个餐厅陷入彻底的沉默。注意到周围人古怪的表情,萨博也不再发言。

 

“你…撞到脑袋了?”克尔拉严肃地问道。

 

“我知道原因,”一道陌生的声音从餐厅的入口处传来,克尔拉见到龙来了也安下心来。

  

“龙先生!萨博君好奇怪!”

 

从眼角的余光,她注意到萨博似乎打算跳过来攻击自己,这时又一道年轻且陌生的声音阻止了他的动作。

 

“那个人不是我,克尔拉。”声音来自龙手中的电话虫。

 

卡尔拉眨了眨眼,一旁的萨博则对着电话虫咆哮一声。

 

“不是…你?那你是…?”

 

电话虫那一头的人叹了一口气。“我昨晚处理完文件后在房间里睡着了,”龙清了清嗓子,那道声音有些羞愧的轻笑两声,明白龙是想让自己赶快切入正题。“今早我在一名海贼的身体里醒来了。”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贝蒂看向龙,这个问题是特意向作为革命军领袖的龙提出的。

 

龙点头确认了电话虫那头的说法。“他说出了一些只有我和他知道的信息,”接着他看向萨博的身体。“你…”

 

而占据萨博身体的本人正死死盯住电话虫,像要盯出一个洞一样。接着他摸了摸自己裸露的胸膛,又打量着耳侧的金发。 

 

“波特卡斯·D·艾斯,白胡子海贼团二番队队长。”

 

餐厅又一次陷入沉寂。龙皱了皱眉头,似乎对方的答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先前抓住艾斯的其中一人意识到自己刚刚惹上的居然是如此凶残的海贼,整个人开始瑟瑟发抖。

 

“哈?!”电话那头的一个女声凄惨地惊叹着,“你的身体里是一名白胡子海贼团的队长?不可能!”

 

身处萨博身体里的艾斯皱紧眉头,“听起来不像我伙伴的声音。”

 

“因为我不在你的身体里,”被萨博占据的身体发出一声恼怒的叹息。“看来事情比我们预想的更复杂。”

 

接着白胡子海贼对贝蒂轻声说了什么。

 

“萨博君,你还记得昨晚发生过什么吗?或许是恶魔果实的效果。”

 

“不可能,起码起因不是我。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基地。”

 

“我们家的狗屎船长也一样,”这次电话虫那头又换了一个人说话,“我们也没有遇到其他船。”

 

克尔拉打算询问艾斯的时候,她注意到艾斯向贝蒂索要了一面镜子。接着,目睹镜中的反射,他露出一副可怕的表情。艾斯的手指缓缓滑过左眼下方的伤疤,失去耐心的克尔拉正打算开始骂人,艾斯把镜子猛地砸向地面的动作阻止了她。

 

“见鬼?!”他一个健步迈到龙面前,接着抢过他手中的电话虫。“萨博?!你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没错,”和艾斯相反,萨博的语气十分平静。“希望你不要再大吼大叫,等我回去的时候我希望嗓子能完好无损。”

 

“别在这里耍聪明!这么久以来你都在哪里?我们以为你死了!”

 

电话虫那头沉默了几秒,接着传来有些破碎的声音。

 

“你在说什么?”

 

“萨博,”艾斯呼唤对方名字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温柔,宛如祈祷。“我们以为你死了,多拉格亲眼看见你的船爆炸。我们为你哭泣,笨蛋弟弟甚至几天都不愿意吃饭。但你居然一直以来都活着!”

 

革命军们逐渐意识到海贼话语中的重量。龙向后退了两步,远离面前这个易燃易爆的青年,打算旁观事态的发展。


“你…认识我?”

 

就这样,面前名为火拳的海贼被萨博的话语彻底激怒,克尔拉不得不伸手阻止。

 

“冷静,让我稍微说一句好吗?”艾斯恼怒地点了点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们的萨博,但如果你在事故发生前就认识他…那你得知道萨博失去了10年的记忆。”

 

这是艾斯醒来之后第一次这么安静,他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一阵悠长的叹息后,注意到对方似乎平静了一些,克尔拉再次开口。

 

“萨博是你的什么人?”

 

艾斯的视线短暂地飘向一侧,接着又回到电话虫身上。

 

“萨博是我的兄弟,”听到这句话,电话虫那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不是血缘相连,我们喝下交杯酒后成为了兄弟。我们的梦想是成为海贼,既然会去到不同的船上,那么我们就需要除此之外的羁绊。接着…第一个出海的萨博被…”

 

“天龙人。”电话虫那头的萨博补全了艾斯的话。“我被天龙人给击中了。龙先生救了我,但自那以后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我们以为你死了,我们为你哭泣。”

 

萨博什么都没说,接着他吐出一声轻柔的道歉,“对不起…”

 

“Super感动!!”电话虫那头的哭泣声打断两人。

 

“关我屁事,我只在乎船长在哪。”

 

“索隆!别这样!”又一道男声颤抖着训斥着似乎名为索隆的家伙。“这些家伙超吓人!如果惹火他们说不定会被灭口!”

 

“你说过你在海贼船上?”艾斯询问道,“我就觉得我听过这个声音,你是和草帽一伙在一起对吧?”

 

“没错,你怎么知道?”

 

这次艾斯笑了出来。“路飞也是我们的兄弟。”

 

震惊的事实如同海列车一般击中了所有人。只是知道艾斯和萨博是喝过交杯酒的兄弟已经足够刺激,更不用说还有一名爱惹麻烦的新人海贼也是其中一人。

 

“路飞有兄弟?!”

 

“他的兄弟还分别是革命军的二把手和白胡子海贼团的二番队长?!”先前训斥索隆的男人发出了更为惊恐的声音。

 

“等等,你记得水之七都发生的事吗?”这次的说话者听起来也很害怕。

 

“他的爷爷说过他的爸爸…”

 

“这家人到底有什么毛病?!”一位女性吐槽道。 

 

“我需要时间思考。”萨博老实承认自己的困惑。

 

艾斯则不屑一笑。“最好搞快点,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可是会揍你一顿的。但和面对爱哭鬼路飞比起来…”

 

“爱哭鬼?”其中一名海贼问道。

 

“我们得先找到他才行。”这次一道相对平静的女声开口。

 

意识到什么,艾斯的瞳孔缓缓放大。“如果我在萨博的身体里,萨博在路飞的身体里…路飞…”

 

于是,所有人同时意识到了残酷的事实。“完蛋了!”

 

 

——

路飞是被饿醒的,和大多数时候一样。半眯着眼的他跟随本能来到厨房,走到半路已经流下一堆口水。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接着感受到头发被抚摸的触感。路飞无视周围的一切,专注于美食之旅。

 

“饿了吗?”桌子的另一头有一道听起来苍老的声音说着。

 

路飞缓缓睁眼,然后开始往嘴里填充食物。他注意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老人。

 

“我一直都很饿。”

 

又一人笑着接近路飞,这个人的发型看起来就像面包。

 

“人人都知道,小子。让你再这样吃下去我们晚饭就没食材咯。”

 

在周围人的注视中,路飞抓起一个饭团。

 

“是你做的吗,面包头?”

 

面包头男人被路飞的话呛了一下,满脸难以置信。“面…面包头?”

 

附近的人们开始大笑起来,但叫出这个称呼的艾斯本人却依然挂着和先前一样的表情,他沉默地盯着男人。

 

意识到艾斯还在等待自己的答案,面包头不得已只有回答。“当然是我做的,笨蛋。”

 

满意的路飞笑了,那是一个男人们此生以来见到的、最灿烂的笑容。

 

“很好吃!虽然不如山治的食物呢面包头!”

 

有些人还在笑,察觉到不对劲的其他人则骤紧眉头。最年迈的男人耐心地观察这一切。这时候一番队队长走了过来。

 

“你怎么了艾斯?”

 

路飞面无表情地看向男人,接着他伸手指向男人的头顶,说着,“菠萝头。”

 

男人的前额顿时蹦出一根青筋。“你这个熊孩…”

 

“行了,行了。”又一个穿着和服、化着妆的男人抵达战场,他坐在路飞的身边,神情严肃。“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你认识我?我在哪?”

 

“果然,”漂亮的男人看向周围人。“他应该失去了记忆。或许是因为嗜睡症发作的时候撞到了脑袋。”

 

“你失忆了?”面包头男人惊讶地瞪大双眼。“你最后记得的是什么?”

 

“我和我的伙伴自己的船上吃饭,然后睡觉。”

 

“前黑桃海贼团的人现在在船上吗?”菠萝头男人一改之间的恼怒,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不是派丢斯和九番队一起出任务去了?其他人都不在这里。”

 

趁周围人争论的时候,路飞好奇地看向体型巨大的老人。注意到这点的海贼们也警惕起来。

 

“天哪,他该不会…?”面包头男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咕哝着。

 

“谁知道,他最近心情本来挺平静的。”

 

“试探一下就知道了。艾斯,你打算攻击老爹吗?现在你可是海贼团的一员,别做那种事。”

 

路飞困惑地皱起眉头,他指向男人。“你就是老爹?”

 

被称作老爹的男人露出一个有些意味深长的表情。“我的儿子们都是这么叫我的。你应该知道其他人都把我叫做白胡子。”

 

“谁是白胡子?”

 

白胡子的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色,其他的海贼则没有那么淡定。

 

“艾斯之前不像这样,”这次发话的是个矮子。“他一直都是个狂犬人设而不是现在这样可爱的小狗狗。”

 

“等等,不对劲”菠萝头男插话,“艾斯一开始就知道老爹是谁,每个人都知道老爹是谁。”他揉了揉太阳穴,伸出手指向路飞。“你是谁?”

 

“我是路飞。”

 

白胡子看起来越来越有兴趣,而面包男又一次呛到了。

 

“路飞?!谁?!”

 

路飞一副你是笨蛋吗的表情,又一次重复先前的话语,“我是路飞。”

 

“没问你这个!”

 

“路飞,”菠萝头男打断两人的对话,“你是怎么来这里的?你又为什么要伪装成我们的兄弟?”

 

“我不是你们的兄弟,我只有一个哥哥。”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伪装成我们的兄弟?”

 

“我没有!”

 

漂亮男人叹了一口气,接着从和服中拿出一面镜子。见到镜中居然是艾斯的脸,路飞整个人兴奋起来。

 

“我变成了艾斯!”

 

“他不是你的兄弟,是我们的!”来自明显很不乐意的面包头的抱怨。

 

“艾斯明明是我的兄弟。”路飞用艾斯的脸做出一个不满的表情。

 

“艾斯才不是…”菠萝头男人也加入辩论,接着他突然回过神来,“等等,艾斯是你的兄弟?”

 

“没错!”路飞点了点头,见到男人们终于明白自己的话整个人都开心起来。

 

“可艾斯也是我们的兄弟…”面包头男转向白胡子,想要寻求答案。“老爹,我们团里有叫路飞的家伙吗?”

 

白胡子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什么都没说,又喝了一口酒。

 

“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另一名海贼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漂亮男人捂住自己的脸,“当然了,艾斯整天都在说他的弟弟,自从第一张海报出来以后就一直说。司法岛事件过后也提过很多次。“

 

听到司法岛三个字,海贼们直接跳了起来。他们一齐看向路飞。

 

“他就是…”

 

“蒙奇·D·路飞,艾斯的弟弟!”

 

路飞站了起来,用以往标志性向上伸展手臂的姿势和笑容宣布了自己的梦想。“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

有一说一,标题本来想翻译成《三兄弟有水喝》来着

后续02

评论(33)
热度(2263)
  1. 共2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