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L】三兄弟交换身体的故事 02

艾斯与龙爹历史性会晤

考虑偷偷绑架路飞的白胡子老爹

路学家艾斯哥和山治君,白团人均艾学家


恐怖三桅帆船事件后、香波地群岛前

黑胡子不存在的美好世界,因此D兄弟未曾在阿拉巴斯坦碰面


原文:Being together we are stronger than ever

作者:starryyah

已授权


短篇,原文已完结

前篇:01


预警:本章有一句话提及萨博 x 克尔拉



——

自从成为白胡子海贼团的二番队队长后,艾斯很少遇到敢对自己出言不逊的人。克尔拉碰巧是个例外。

 

他正坐在革命军领导者的面前好奇地研究着对方的五官,试图从龙脸上找到和路飞相似的地方,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房间的另一头,克尔拉清了清嗓子。听到声响,艾斯向女性所在的方向看去。

 

“别在这里摆脸色。”她一边说着,脸上一边露出要杀人的表情。

 

艾斯的视线又回到龙身上。“我要离开。”

 

龙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克尔拉打断。

 

“哪都不许去,除非等你想起你船上的电话虫号码为止。”

 

革命军的领导者再一次想要开口,这次又被霸占自己副手身体的海贼给打断。

 

“你凭什么命令我?!”

 

龙皱了皱眉,又一次张开嘴。然后克尔拉凶了回去。

 

“还不是因为你记不得电话虫号码了?!你是三岁小孩嘛?!”

 

年长的D抬起手的同时,艾斯起身和克尔拉正面对峙。

 

“我们最近才换过号码!”

 

“电话虫不能换号码你这个呆子!”

 

两人的脸上都能看出同等程度的愤怒,趁着这短暂的沉默,龙从椅子上站起,打算一次性解决过去一个小时来一直是两人辩论中心的问题。

 

桌面上的电话虫突然开始作响,龙的视线被其吸引住,克尔拉无视两位男性径直接起电话。

 

“哪位…?”

 

“医生!”接通的瞬间,那头传来一声惊呼,接着又是断断续续的跑步声,听起来似乎是动物的蹄子而非人类。“快叫医生来!”

 

背景中陆续传来杂音和人的叫声,接着有人来到电话虫前哭诉,“救命!萨博死在我们船长身体里了!”

 

 

——

早晨醒来的时候,马尔科本以为今天会是平静的一天。但现在看到他兄弟的兄弟占据了他兄弟的身体,马尔科只想回被子里一睡了之。

 

“老爹,我们应该…”

 

白胡子的一声轻笑打断了一番队队长的抱怨。“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小子?”

 

“睡了一觉就过来了!”

 

“你梦游还是怎么的?”哈尔塔自言自语道,没有希望能得到答案。

 

“你知道你哥哥在哪吗?”

 

“我是艾斯…那艾斯变成了我?”

 

“逻辑上来说没错,”白胡子回答道。“你昨晚在哪里睡着的?”

 

占据艾斯身体的路飞跳了起来,笑得满脸自豪。能够看到艾斯的脸露出这样的表情,对周围的海贼来说都是令人暖心的景色。

 

“要是艾斯平时表情也这么丰富就好了。”以藏温柔地说着。

 

“在我的船上!和我的伙伴们一起!他们很厉害不用担心艾斯!”

 

“我提议等我们家的艾斯回来时,我们多贿赂他、再多宠爱他一点,我想看到的是这样的笑容啊。”萨奇眼含泪水。

 

“你的伙伴们又在哪里,路飞君?”比斯塔稳重地问道。

 

“我的船上…”

 

“你的船又在哪里,路飞君?”比斯塔真的很有耐心。

 

路飞沉默片刻,微笑的同时耸了耸肩。

 

“这可不算回答!”众海贼一齐叫道。

 

“你最后待的地方是哪?”

 

“嗯…有僵尸,叫什么魔法山。”

 

“魔法…”萨奇直接笑出声,“你说的是魔幻三角地带吧?”

 

路飞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么说的。”

 

“所以我们就要装作没听到他曾出现在七武海莫利亚船上这件事?”哈尔塔没能忍住吐槽的欲望,可惜周围无人回应。“行吧,你们想装作不知道就装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船应该正向着香波地群岛前进中,”此时马尔科插话。“我们可以和艾斯在那里会和,老爹。”

 

白胡子低头注视占据自己儿子身体的小子,脸上带着分明的笑意。“你知道你们船上电话虫的号码吗?如果能联络上你的伙伴事情会简单很多。”

 

“不知道!”如果是处于同样境地的人,一定没法和路飞一样笑得这么无忧无虑吧。

 

“意料之中。那我们得等着艾斯打电话过来了。”

 

马尔科的眉角抽动了几下。“老爹,那可是艾斯…”

 

男人笑了。“我们得相信他才行。在此期间,小子,我们来聊一聊吧。”

 

 

——

“娜美,别自己吓自己了。”乔巴漆黑的瞳孔正注视着草帽一伙的航海士。

 

“再焦虑下去你头发都要掉光了,小姐。”弗兰奇出于真心对伙伴表达担忧。

 

“你们怎么能这么平静!路飞正在最强男人的船上!”面对伙伴们平静的表情,娜美只感到难以置信。她满怀希望地看向平时总在这种事情上和他达成一致的狙击手。“乌索普!”

 

躺在草地上的乌索普取下墨镜,眼角抽搐了几下。

 

“娜美不要打扰我,我正在享受生命中最后的阳光。”

 

“哈?!”再这样下去自己或许真的会秃顶,娜美如是想到。“你们还杀害了革命军的重要人物!更不用说他还是我们船长的兄弟!”

 

“才没有,他是自己擅自死掉的。”感到被冒犯到的索隆皱了皱眉,用冷静的态度澄清事实。

 

“他还活着哦。”布鲁克一边说着,一边轻戳萨博的肋骨。

 

“只是高烧而已,”罗宾站在和布鲁克一侧,“或许是传染病,那么我们都死定了。还来不及找到路飞,我们就会一个接一个倒下。”

 

周围的草帽一伙向罗宾投去‘又来?’的视线,回到先前正在做的事中。乌索普正在享受阳光,索隆一如既往打着瞌睡,乔巴把占据路飞身体的萨博搬进了医务室。就在这个时候,电话虫响了起来。

 

“一定是革命军打来的,”下决心不浪费一分一秒享受阳光的乌索普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还要继续无视他们吗?”

 

娜美只想把自家的狙击手丢下船。和她不同,罗宾从容地接过电话虫,回应了那头的人。

 

“终于接了!”电话虫那头的是一名女性。“什么叫萨博死了?!”

 

“不是我们动的手。”

 

“他是擅自死掉的。”紧接罗宾之后,索隆不嫌乱地添上一句。

 

一声长叹后,电话虫那头的女性再一次开口。

 

“从头开始。我是克尔拉,革命军的一员。萨博君是我重要的伙伴。”

 

“你是他女朋友还是啥?”用萨博声音说话的正是占据原主人身体的波特卡斯·D·艾斯。

 

电话虫另一头爆发出巨大的声响。等克尔拉再一次说话时,她的声音还是和先前一样,没有任何波动。

 

“请问是谁正在和我通话?”

 

“妮可·罗宾,草帽一伙的考古学家。”

 

“终于有个正常人。萨博君怎么了?”

 

“先前的通话结束后,我们一边吃早餐一边询问萨博关于路飞的记忆。正当他努力回想的时候,整个人倒下了。在那之后萨博一直发着高烧,还没有醒来。”

 

这次克尔拉倒吸一口凉气。乔巴趁机打算离开医务室,临走前他看了一眼罗宾。 

 

“或许是因为想要回想起失去的记忆,萨博才晕倒的。”乔巴刻意压低音量,生怕被电话那头的人听到。

 

“也有可能是因为变态厨子在咖啡里加了奇怪的东西。”

 

“该死的绿藻头!”

 

“我们家的船医先生说或许是因为或许是因为想要回想起失去的记忆萨博才倒下了,剑士先生推测是因为我们的厨师先生下毒。”罗宾平静地转述了伙伴们的意见。

 

电话虫的另一头传来断断续续的交谈声,谈话者似乎是克尔拉和革命军的领导者龙。

 

“萨博君再次醒来后恢复记忆的可能性是多少?”

 

“很有可能。在路飞的身体中或许刺激到了他。就算想不起全部,也会想起很大一部分才对。”

 

“那么等萨博醒来后我们再行动。在此期间...”这是龙第一次透过电话虫表达意见。

 

“不行。我们现在就要决定。”

 

“火拳,”革命军的领袖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着急回去,但...”


“你虽然是路飞的老爹还是什么来着,但你不懂路飞,我才懂他。”

 

“老爹?!”得到惊天情报的瞬间,克尔拉下意识惊呼出声。

 

“我和路飞一起长大,我对他的了解程度超过我对自身的了解。很可能等我回去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缺胳膊少腿,或者我老爹直接没了。路飞可是能把白胡子吓出心脏病的家伙。”

 

“妈呀!”正在晒太阳的乌索普猛地从草地上跳起,“如果白胡子因为路飞心脏病发作我们该怎么办?!”

 

“心脏病?!医生!谁快把医生叫来!”

 

“路飞才不会把白胡子吓出心脏病,”娜美瞪了一眼乌索普,但下一秒又不确信地盯住电话虫。“路飞不会把白胡子吓出心脏病,对吧?”

 

另一侧的沉默揭示了残忍的真相。

 

“起码我们能少一个竞争对手,”索隆说出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发言。

 

为了让众人体会到事情的紧迫程度,艾斯刻意提高音量。“我们得赶在路飞害死自己或者别人前赶回莫比迪克。他可是在我拥有烧烧果实能力的身体里…完蛋!他在我的身体里!”意识到事态的紧急性,艾斯顿时紧张起来。

 

“完蛋了…”娜美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似乎艾斯的话宣布了她的死刑。

 

“对方可是白胡子,”山治尝试用理性来安慰众人,“照顾路飞而已对他们来说只是小事,我听说白胡子可不是会滥杀无辜的海贼。他不会对路飞下手。最坏的情况又会怎样?他想让路飞加入?然后路飞和他战斗起来?”

 

山治还未察觉到自己举的例子和真实情况只有一墙之隔,但来自身为路飞的哥哥、同时也是白胡子手下队长艾斯的叹息却有足够的说服力。

 

“我们得赶快,每一秒都是在延长我们的痛苦。”

 

“但我们又能做什么?”克尔拉沮丧地问道。“你都不知道联络的方法!”

 

“有完没完!”

 

“明明…!”

 

龙清了清嗓子,艾斯和克尔拉和他预期一样安静了下来,满脸好奇地期待着身为走失儿童路飞父亲的龙会说些什么。

 

“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们,革命军有白胡子主船、以及附属船的电话虫号码。”

 

房间内突然陷入诡异的寂静。然后,艾斯和克尔拉一起爆发了。

 

“你怎么不早说!?”

 

 

——

眼睁睁看着莫比迪克的新成员逼疯自己所有儿子的白胡子心中只有一个感想 —— 有趣。上一秒路飞还在和他聊着草帽一伙最新加入的伙伴,一个骨头男。下一秒,占据艾斯身体的路飞已经不知所踪。然后,一场只有路飞得到快乐的捉迷藏就此展开。偶尔出现在甲板上的路飞,不、艾斯短裤的口袋中揣着几坨似乎是肉的东西。

 

自从艾斯加入以后,每个人都听闻过路飞的事迹。但他们都以为那只是艾斯身为哥哥的自夸自卖而已。事实证明,他们都是笨蛋。路飞第三次掉入海中后,白胡子才明白过来艾斯所言非虚、完全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

 

“讲讲你和艾斯的故事。”以藏把路飞放在船长椅巨大的扶手上后,半带着好奇、半分希望通过用这种方式转移路飞旺盛的精力,提出了疑问。

 

“嗯?你想听哪个?”

 

“和他一起长大感觉如何?”

 

“还有为什么你们的姓氏不一样?”接着哈尔塔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艾斯有雀斑,但通缉令上的你可没有。”

 

“真没礼貌,哈尔塔。”比斯塔轻声训斥伙伴。

 

“因为我和艾斯没有血缘关系,”路飞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和他第一次见面时我只有7岁。”

 

路飞的话进一步吸引了海贼们的注意力。

 

“嗯?你是怎么遇见艾斯的,希望他小时候是个可爱的家伙。”马尔科露出一个身为长兄、有些溺爱的笑容。

 

路飞思考片刻才回答。“爷爷把我丢在了山贼之家,艾斯也在那里。第一次见面他就对我吐口水!”想起那时的记忆,路飞皱了皱眉头,有些恼怒地擦了擦脸颊。

 

“没错,这才是我们家的艾斯。”几名队长一齐笑了出来。

 

“我想和他成为朋友!但他总是跑走…所以我追了他3个月!”

 

“你们真的没有血缘关系?”马尔科哼了一声。“你两都一样固执…”

 

“他们可都是D。”白胡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从容。

 

“然后他被你的固执说服,终于同意了?”乐观派的萨奇揣测着故事的美好结局,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

 

“没,”路飞的语气就像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常识。“他想杀了我。”

 

萨奇又一次呛到。

 

“他也想杀我,”白胡子一脸感同身受地说道,无视后方满脸冷汗的儿子们。

 

“嗯哼,”路飞没有追问细节,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然后我见到了萨博!”

 

“萨博?”

 

“萨博也是我们的兄弟,”路飞的笑容比起先前稍微暗淡了一些,更像艾斯往常的表情。“他已经死了,但他依然是我们的兄弟。”

 

“艾斯从没有…”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以藏的表情覆上一层阴影。

 

“老爹!”一名举着电话虫的海贼向白胡子冲了过来。“是革命军。”

 

白胡子皱了皱眉,还是接过电话虫。

 

“是谁?”

 

“…老爹!”那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是我,艾斯!”

 

“艾斯!”海贼们因为惊讶和喜悦大叫起来。

 

“艾斯,如果你讨厌的家伙就在眼前,你会对他说什么?”白胡子问出了只有自己、艾斯、或许路飞才知道答案的问题。

 

那道声音带上一丝恼怒。“死人没法说话。”

 

白胡子低声笑了笑,罗杰一定正在地狱里偷偷骂他吧。

 

“我的儿子,你没事就好。不过居然是革命军…”

 

白胡子本以为听到哥哥的声音路飞会稍微安静下来。但总是自带惹麻烦体质的路飞已经悄悄溜走,接着绕过正专注于聆听白胡子和艾斯对话、而没有察觉到他已经消失的海贼们,开始在甲板上溜达起来。

 

“状况就是这样,”确信没有人被迫害到缺胳膊少腿、性命完好后艾斯放下心来叹了一口气。“总之发生了很多事,我现在正在我以为死去结果还活着的兄弟、萨博的身体里。”

 

众海贼倒吸一口凉气。

 

“路飞才说过…!”

 

“他还活着?!”

 

“你现在是个僵尸还是啥?!”

 

“还好你没事,我的儿子。”听到周围儿子们的谈话,白胡子轻笑一声又继续说道,“我们得等到在香波地汇合之后再聊了。”

 

“嗯,老爹!不过为什么着急挂电话?”电话虫那头的声音传递出一丝困惑的情绪。

 

“因为,”海贼的余光瞥向一旁的角落,“你的兄弟学会了如何使用你的能力。”

 

随着白胡子的一句话,所有海贼的视线转向正在甲板上浑身是火打滚的路飞。

 

“完蛋!”数名队长一齐发出惨叫声,蓄势待发冲出去想要扑灭路飞身上的火焰,同时严肃地考虑着把路飞丢进海里也未尝不是个好方法。在众人的悲鸣中,隐约听得见白胡子洪亮的笑声以及电话虫那头艾斯的悲叹。

 


——

后续:03

评论(30)
热度(1539)
  1. 共7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